您現在的位置: 廈門工學院 >> 文章中心 >> 廈工故事 >> 正文
【廈工人物】曹鳴喜:藝術常青樹 追夢赤子心
作者:蔡悅 文章來源:宣傳處 点击数:3174 更新时间:2018-1-11 15:06:36

 

 

    見到曹鳴喜教授的時候,他正忙于籌備“絲路虹霓”個人書法美術作品展,幾句話的功夫,接了好幾通電話。曹教授抱有歉意跟我們解釋,入行幾十年,大大小小的書畫展開過上百場,但只要是藝術上的事兒,都馬虎不得,必須用心對待。

    说起曹鸣喜教授,外界为他封了一个“多栖艺术家”的称号,曹教授知道后不好意思的笑笑:“太夸张了”。但是了解曹教授生平的人,一定会被他一路追求艺术的赤子之心打动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这还得从曹教授的童年谈起。

 

母親的繡花本

 

    1952年,曹鳴喜教授出生于黃海之濱的連雲港,祖籍山東臨沂。從小曹鳴喜就在畫畫方面嶄露出過人的藝術天賦,畫什麽像什麽,周圍的鄰居看到之後,常常誇獎:“這孩子真神了”。得到鄰居們的誇獎,小鳴喜的心裏自然高興,同時也暗下決心——我要學習畫畫。可在當時,家裏沒有條件讓小鳴喜學畫,媽媽的繡花本,便成了他的第一本“美術教材”。彩色的繡花本裏印的都是一些花鳥蟲魚的圖案,小鳴喜看了非常喜歡,常常趁媽媽用完的時候,拿來對照比畫,一遍一遍臨摹。曹教授至今都認爲,自己繪畫的啓蒙,與這本繡花本是分不開的。

 

  

1955年曹鳴喜(父親抱)與二弟(母親抱)合影

 

一轉眼,小鳴喜上了小學,語文課本裏一篇名叫《神筆馬良》的課文讓他印象深刻,書本裏馬良不僅畫什麽像什麽,甚至畫什麽活什麽。馬良神奇的畫筆讓小鳴喜大開了眼界,他多希望自己也能擁有一支神奇的畫筆,讓他筆下的花鳥蟲魚躍然紙上,人物活靈活現。雖然心裏知道“神筆馬良”只是一篇童話故事,但是馬良刻苦學畫的精神卻深深打動了小鳴喜。從那之後,小鳴喜不願意放棄任何一個畫畫的機會,在學校裏,幫忙老師出牆報,生物課上,幫忙老師畫生物標本……正當小鳴喜在校園裏憧憬著自己的美好未來時,國家一聲令下,號召“廣大知識青年到農村去,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”。于是,年輕的鳴喜和所有同齡人一起,不得不放棄上學的機會,到農村參加勞動生産。放牛、割草、插秧、打藥、整地、種菜、掏糞、挑肥、挖溝、砸石子、拉板車、幹瓦工、采石頭、下礦井、開手扶拖拉機、釀酒……用曹教授自己的話說:“差不多72行都幹了”。可是要知道,動辄上百斤的農活對一個當時只有51公斤的曹鳴喜來說,簡直是超負荷的體力勞動。瘦小的鳴喜曾一度被累到吐血,但堅韌不拔的性格讓他從不輕言放棄。也正是因爲這段艱苦的勞動時光,更加練就了曹鳴喜吃苦耐勞、百折不撓的品格。

 

  

1962年少年時代(小學)

 

父親的決定

 

    度過了人生中最困難的時期,曹鳴喜重新燃起了學習畫畫的願望——如果能夠到專業院校學習繪畫藝術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正巧,聽說當地文化館裏來了一位畫家叫桂有聲,是南方人,爲人謙和,慈眉善目,畢業于南京師範學院美術系。曹鳴喜知道後欣喜若狂,這對一個熱愛畫畫的年輕人來說,無疑是個絕佳的學習機會。于是,曹鳴喜主動聯系上桂有聲老師,向他討教繪畫技法。桂有聲對這個酷愛美術的年輕人也贊賞有加,幾次接觸下來,便邀請曹鳴喜到文化館幫忙,畫一些電影海報等宣傳畫,曹鳴喜也從此開始對水粉畫的色彩和技法有了一定的了解,學習漸入佳境。可沒想到,到文化館學習畫畫這事偶然被父親知道了,曹鳴喜不由得擔心起來,文化水平不高的父親會支持自己繼續學習美術嗎?如果中途放棄了,下一次遇到這種機會不知道是什麽時候了。

 

  

1967年初中時代

 

結果出人意料,曹鳴喜的父親竟然讓鳴喜停下農活,跟桂老師認認真真地學上一個月。父親的這個決定讓曹鳴喜喜出望外,但懂事的鳴喜經過深思熟慮,還是決定一邊勞動一邊學習,兩不耽誤。有了父親的支持和專業老師的指導,曹鳴喜的藝術創作一發不可收拾,繪畫技藝也突飛猛進。從那以後,屋子裏裏外外都被鳴喜畫滿了,有曆代名家像,如李時珍、華佗等;有現代京劇人物劇照,如郭建光、李玉和、方海珍、李鐵梅等。由于癡迷畫畫,常常忘了時間,父母收工後還要在自留地裏斛水澆田,有時累急了喊鳴喜幫忙,鳴喜沒聽見,不一會兒就會傳來母親的罵聲:“小炮子兒子,整天畫那些倒頭東西有什麽用?趕明兒你指望那個吃飯啊!”當時的曹鳴喜哪顧得上那麽多,他的心中只有一個夢想,要以徐悲鴻、齊白石等藝術大師爲楷模,繼續刻苦磨練,立志要畫出個名堂來。

 

  

1970年青年時代

 

曹家的首位大學生

 

鬥轉星移,1972年,全國高等院校恢複招生,並且開設了美術專業。經過層層推薦,曹鳴喜有幸參加了考試。那年的考試內容是現場臨摹一幅連環畫,畫面上表現的是焦裕祿心裏想著群衆,冒雨沖出家門,妻子追出來要他帶上雨傘的情節。要求考生將橫構圖設計爲豎構圖,並在兩個小時內完成。曹鳴喜一看題目,胸有成竹,只用了半個小時就畫完了。主考老師走過來,看了一眼曹鳴喜的畫作,露出了訝異又滿意的目光。不一會兒,“曹鳴喜只用半小時就畫完了”的事在街坊四鄰裏傳開了,大家一致認爲曹鳴喜這次“一只腳已經邁進了大學校門”,鳴喜的心裏自然也勝券在握,信心滿滿。沒想到,上天卻給大家開了個玩笑,在那個特殊的年代,曹鳴喜因爲“政審”沒過關,這次高考落榜了。眼看多年的願望將要實現的時候突然破滅,曹鳴喜的心裏像打翻了五味瓶,很不是滋味。但是,“我要到大學裏學畫畫”的信念卻絲毫沒有磨滅,稍作調整後,曹鳴喜開始更加努力地鑽研繪畫技巧,全力以赴准備下一次的高考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終于在1975年,曹鳴喜又一次順利通過了專業考試,正式被南京師範大學美術專業錄取,曹家終于出了第一個大學生。

 

  

大學期間與父親(中)和二弟(左)在南京雨花台合影

 

  

曹鳴喜在南京師範大學校門前留影

 

勤學苦練 勇攀藝術高峰

 

    南下的列車緩緩啓動,曹鳴喜正式踏上了藝術的征程。也許是自己多年夙願的實現,也許是大學裏濃厚藝術氛圍的浸染,曹鳴喜在大學校園裏如饑似渴地汲取著藝術養分,在秦宣夫、譚勇、黃純堯、揚雲龍、徐明華、尉天池、範保文、章文熙等一大批老師的精心指導下,打下了堅實的繪畫基礎。俗話說:“師傅領進門,修行在個人”,畢業後,曹鳴喜被分配到師範院校從事美術教育工作,多年來,他始終堅持教學與科研、基本功與創作並重,注重博覽群書,拓寬知識面,遊覽名山大川,寫生考察,開闊眼界,提高審美能力。創作的書畫作品多次參加國際國內展賽並獲獎,曾在韓國等地舉辦個人書畫作品展,多有佳作镌刻于碑林或被國內外畫廊、博物館收藏;部分作品發表于《美術觀察》《江蘇畫刊》《藝術百家》《東方藝術》《東南大學學報》《百年經典——中國書法全集》等數十部藝術刊物和典籍。1997年第一期《江蘇畫刊》、1998年第三期《美術界》等媒體專欄專版介紹,並拍有個人電視專題片在中國教育電視台、江蘇省電視台教育頻道和衛視台播放。撰寫的論文在《師範教育》《書畫藝術》《藝術教育》《藝術百家》《東方藝術》《求索》《美術觀察》等各級報刊雜志上發表。此外,曹鳴喜還主編、參編、出版《原生美術新論》《手工制作》《五年制師範美術教材》《大學書法教程》等各類教材和著作十余部,1997年,《曹鳴喜作品集》由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,2002年,《中國實力派書法家——曹鳴喜》由國際文化出版公司出版。

 

  

曹鳴喜在校園寫生

 

    都說藝術不分家,豐富的生活體驗讓曹鳴喜不僅在繪畫方面表現出了過人的造詣,在手工工藝方面也頗爲精通。平時除了喜好書畫篆刻之外,曹鳴喜還喜歡制作風筝,他制作的風筝作品曾獲1994年全國風筝比賽第一名;1999年全國風筝比賽金牌兩枚,並入選《中國中等師範學校美術教學範作精品集》。

 

  

曹鳴喜在黃山寫生

 

    古人雲:“学然后而知不足”,多年来,只要有学习的机会,曹鸣喜都牢牢抓住,积极参加业务进修,不断提高自己的艺术素养和艺术创作水平。1995年曹鸣喜参加中国书协举办的‘全国行草书创作培训班’学习,得到沈鹏、刘艺等书法家的点拨;1998年进入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研究生班学习,并赴云南考察采风,创作了多件优秀作品;2004年又作为东南大学访问学者,师从著名艺术学家、民艺学泰斗、博士生导师张道一教授研修艺术美学。如今,在廈門工學院担任艺术学院院长的曹鸣喜教授,仍然忙碌在教育与艺术的第一线,工作之余,仍坚持采风、创作、办展。

 

  

曹鳴喜工作照

 

  

東南大學訪學期間與導師張道一教授在一起

 

    2018年1月7日,“絲路虹霓”曹鳴喜書法美術作品展如期在廈門張雄美術館開幕。展覽期間,吸引了廣大書畫愛好者前來觀展。無論是有著“逸筆草草”之妙的水彩畫,還是色彩豐富、構圖新穎的水粉畫,亦或是遒勁有力、一氣呵成的書法,曹鳴喜教授此次展覽的書畫作品都不約而同地得到了書畫界同仁、愛好者的欣賞與褒獎。

 

  

“絲路虹霓”書法美術作品展現場

 

  

“絲路虹霓”書法美術作品展現場

    

曹鳴喜教授說,自己很喜歡著名演員王曉棠說過的一句話:“一個人在順境的時候要虛懷若谷,慎思實幹;在逆境的時候要百折不回;在絕境的時候要勇往直前而不屈膝”。在曹教授看來,一個人的出生不是自己所能選擇的,但是,一個人的命運卻是經過自身的努力可以改變的。這句話對曹教授而言,更是一種鞭策與鼓勵,時刻激勵自己在攀登藝術這座高峰時,不忘初心,奮力前行。

 

文章來源:宣傳處

/蔡悅 图/曹鸣喜提供

編輯/肖詩予